不裝飾的強悍【D BAR】 | 美味 | 大大創意

歡迎光臨瘋子開的店
 
松山火車站,到這來玩的人,無非是為了饒河街夜市或成衣迷宮五分埔, 鮮少人會為了想吃一頓好菜而來。因此這區域的餐廳就沒有特別有發展。而D BAR 老闆就是住附近的人,她覺得老是這樣實在很不方便,想吃點東西竟然找不到地方,之前下班時間較晚時更覺得討厭。因此想要建造一間離家很近的餐廳,只要下個樓梯出個巷子就可以找到的好餐廳,這個初衷她有點瘋狂,但他們硬幹了。 


店裡所有東西都是討厭花俏裝飾,只強調低價位真功夫,餐點現做,連調酒的果汁都是現榨。D 包含各種D開頭的單字,合夥朋友們共有的夢,打算把這裡當成每個人理想的起點。他們在店中各自負責自己的專長,調酒、設計、咖啡、糕點,還有麵食等。唯一的共同認知,就是一定要真材實料,不吝惜任何分享,只在乎客人會不會回來。 

真正採訪到老闆其實是第三次踏進店裡,很特別,D BAR 沒有招牌,只有一個平平的大D 印在二樓牆上,因為他們喜歡這樣!當初要是沒有鄰居阻止的話,原本還打算在騎樓挖出一座小花園當前庭,語帶可惜。對她們來說,裝潢時只要有稍不合意的部分,二話不說就是直接破壞掉,「歡迎光臨瘋子開的店!」她笑著。 


美味 讓這裡的裝飾變得多餘 

進門的裝潢有個咖啡廳常見的吧檯,但是進去以後會發現甚麼都賣,不同時段有著不同面貌。當天我進去時正好是午茶時間,所以點了一杯整備精神的愛爾蘭咖啡。可可粉的香味,讓溫溫的咖啡跟酒融過厚厚的甜奶泡,她看著,又幫我點了一塊巧克力蛋糕,在這種濃郁之上,裝飾這件事的確變得很多餘。半開放式的門面與挑高的空間,破壞後在磚頭上重新繪製的牆面,讓整個空間的風格變得極端開闊,坐再久也覺得舒服。牆上這片綠蔓塗鴉則是她們目前最喜歡的地方,不過以她們的瘋狂來說,也許過不久又會換掉……『所以我一開始就選了可以隨我高興換的布沙發。』嘴角掛著早就知道的很得意。未來有計畫把三樓弄成正常一點的中式包廂,讓看不慣一二樓的老先生老太太也可以放膽進來,享受他們的上海菜。說到上海菜又是D BAR 的另一個重點,雖然已經有好多重點了。 

今天的宵夜是滿桌的上海菜! 晚上的主菜,秉持著非生日茶會等級的思路,她們也換了好幾次主題,但總是覺得味道不對,直到換成上海菜,所有人才覺得這就是她們要的方向,雖然我覺得可能是因為他們自身對上海菜的熱愛與熟悉,總之是群誠實的人,連廚師也選了不喜花俏的紮實高手。料理時不花時間擺盤,絕不願意把食材用在不能吃的部分上,他們堅持自己用的是好東西,所以好吃 就是重點!所以根本也不管成本回收有多低,不愧是瘋子開的店。 


費工費時費神的紅燒與煨烤,上海 菜的主要味覺是重油重甜重鹹,但這也只是謄寫採訪的隻字片語,實際吃起來,整條舌頭都會大受震撼。紅燒肚膛、金沙筊白筍、蔥燒無錫排、東坡肉、宮保雞丁,一道道擺上桌面,雖然焦黑色澤是挺沒賣相的,但入口就會知道細緻。先炸再滷的調味蔥段,細碎包裹的鹹蛋黃,甜而不膩的醬汁,咬開就化掉的肉塊,湯汁不停覆蓋舌面的記憶,以往吃過的中國菜似乎都顯得清淡,上海菜好霸道,不知道可以吞下幾碗白飯。 

既然是BAR, 酒也是重點, 而且便宜到近乎半價。也許第一杯給了人90 的滿意度,那就別讓第二杯衝不上100。她說。想讓客人輕鬆地享受這裡的一切,她們很盡力,期望讓所有人進來出去都開心。 

一開始只是朋友間聊聊天時,突然有人提的議,『把大家的專長放在一起吧!』他們害怕停滯,害怕一成不變,所以改變。不管是不是進步,至少仍知道自己全力奔馳。很像神經病吧?她問我。手工的巧克力很濃很好吃。我說,她露出理解的微笑。可惜有點偏僻,空蕩時連車都沒有。被失去規律的氣氛入侵,開始丟掉日常的緊繃。也許有點陌生,這裡的好卻都要走進來坐下才感受得到。『勇敢的走進來!』瘋帽子與三月兔的邀請。

本文出自"睡不著的時候,歡迎光臨!"一書,由大大創意授權刊載
如果您也有生活資訊、門店優惠、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,
歡迎來信 edit@talk.tw【台北滔客線上雜誌 - 編輯部】收
 



→ → →  台北生活優惠、好康資訊不遺漏,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(點我觀看)   --  ( ・ω・)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