檯燈下的微醺西班牙【PS TAPAS】 | 美味 | 大大創意

好難喝!這是我心裡對雪莉酒的第一印象 

比起一旁顏色斑斕的水果酒,以甜甜果香包覆著酒精的刺鼻味來說,雪莉酒很臭!可是兩杯都是店裡嗜酒師PETER 推薦的,當他笑著問我雪莉酒初體驗的感想,我只好刺殺我的誠實:『不能說喜歡或討厭,但我喝不出它的特別。』他又笑了,彷彿早就知道我會給這答案。這時候的我還沒有聽到孔雀意志,也沒有在構思萬跟我說的西班牙,只是看著眼前的嗜酒師準備表演。他伸出右手,掌面向上的邀請,『吃一口我們的海鮮飯看看?』他拿了盤子跟餐具給我,幫我在飯上淋著檸檬汁。『然後,再喝一口雪莉酒……』 


用「吃」認識西班牙,PS,是行家嚴格選取的意思;TAPAS 就沒辦法用一句結束,是西班牙當地的一種引申名詞。『TAPAS 呢…』萬拿起水瓶的封口蓋說,『就是這個。』西班牙很熱,蠅蟲非常多,當地人就在酒瓶口放個東西擋一下。有盤子也有麵包,但既然放了麵包,不如多點花樣吧!TAPAS 就變成現在的下酒菜模樣,隨著各地文化風格不同,讓每片麵包上面都有各自的主題與味道。端來的木盤上有四種,番茄燻鮭米血腸的顏色都很漂亮,直到現在還是記得洋蔥跟羅勒的味道。上菜前,萬有事情先離開了,仍可以想見他看人吃到滿意食物時會露出的得意表情,『我喜歡讓菜餚餐點變成人與人之間的一種記憶。即使未來在別的地方吃到這道料理,也會想起我們這個下午的對談。』他看過一部短片,述說一天裡每個不同時段與人的餐聚。每個人選擇的食物都不同,料理適合的場合也不同,烹調的過程更不會一樣。他覺得,繞著食物的故事很有趣。 


西班牙海鮮飯的黃色米飯,是番紅花染的;鍋底微焦,甚至都是鍋巴,熟不透心的米飯配上多種海鮮,口感乾硬但很香,是既定印象。這裡的卻不太一樣,同樣有鍋巴與大量海鮮,但米飯比較軟,還會帶點湯汁。這是屬於南西班牙的做法,曾到店裡的西班牙客人說的,原來台灣大部分的海鮮飯都只是觀光區的口味。剝好蝦殼之後,湯匙舀起焦脆的米飯,從指尖 的海鮮甜味開始認識南西班牙。 

執著小酒館的吵、擠、鬧

從他們還在敦化時就沒有東區的味道,但那時店長PENNY 跟我說他們要搬家了,什麼時候呢?九月吧,她說。有點懷念那個攏著吧檯的白色摺邊大燈罩,還有能包覆肩膀的沙發,儘管我根本沒有進去過,現在已是一 盞高雅的黑色檯燈。西班牙該有的小酒館應該是要更擁擠,一個人要上廁所全部客人都得起立那麼擠才對,吵吵鬧鬧的喝著酒。不過萬當時看上的,是小酒館毫無壓力的破爛。椅子可能沾滿顏料,沙發還會有破洞,桌子凹痕累累,他想要一個同樣舒適同樣能表達痕跡的空間。討厭商業的包裝,那對他來說不喜歡也不適應。也有幾個櫃子是撿來的,半夜經過看到路邊順眼的櫃子驚為天人,馬上叫朋友過來一起搬回店裡。 

好好喝!二見鐘情雪莉酒 

吞下海鮮飯之後的雪莉酒, 竟變得毫無刺激性, 易於入喉, 還帶著爽口的水果香氣。看到我的驚訝後,PETER 才說番紅花可以融掉雪莉酒的刺鼻,他是看了菜單有點海鮮飯後,才倒了雪莉酒給我。這就是他在這間店裡的責任,他也做過廚師,所以當客人對點酒佐餐有疑問的時候,他就會出現,看過菜單,再介紹最適合的酒。 


聽著他介紹雪莉酒的誕生,甜點是剛炸好的吉拿棒,旁邊的巧克力醬撒了辣椒。微量的辛辣與巧克力的溫潤,覆在酥脆的吉拿棒外,肉桂的香氣會隨著巧克力融在舌頭上。非常新奇非常好吃,好吃到我已經忘記PETER 傳述有關雪莉酒的一切知識,但還是記得水果調酒的香氣與那天的情緒。 

問到他們最喜歡PS TAPAS 的哪裡,都說那個像大書桌的吧檯,讓酒與人的距離不那麼遙遠。這是他們想做到的,不希望酒也被商業哄抬打扮得令人望之卻步。以酒商的身分,他們把價格壓到低於一般市價,讓更多人願意理解靠近酒。因為他們討厭商業化,喜歡東西回到原有的價值。然後,我沒有篇幅可以說明什麼是孔雀意志,就像那天胃裝不下西班牙烘蛋一樣可惜。

本文出自"睡不著的時候,歡迎光臨!"一書,由大大創意授權刊載
如果您也有生活資訊、門店優惠、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,
歡迎來信 edit@talk.tw【台北滔客線上雜誌 - 編輯部】收
 



→ → →  台北生活優惠、好康資訊不遺漏,訊息接收設定辦法 (點我觀看)   --  ( ・ω・)

我要留言